编写县志稿的文体文风

作者:管理员   | 发布时间:2015-09-17 17:39:00  | 来源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一、文体。文体是指志书文章的体裁和行文的语言体式。编纂《玉林市志》采用规范的现代语体文记述(即使用第三人称、陈述句式、顺叙方法与白描方法),不能采用总结报告、新闻报道、文学作品、教科书、论文等写法。
    二、文风。文风是指志书的行文风格。编纂《玉林市志》行文应力求严谨、朴实、简练、流畅,不能文白夹杂。不空发议论,要言之有据,据必可靠,据事直书。不使含糊不清的词语。
    1.怎样做到文风严谨?
    文风严谨,主要是指使用语言要准确、鲜明,遣词造句要符合语法规范,要能恰如其分地表达思想内容,不能辞不达意,更不能妨碍理解。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在遣词造句时反复推敲,反复琢磨。要做到文风严谨,就要求我们:
    (1)首先要做到思想正确。记述事实,应以实践为标准,以真理为尺度,以科学为依据,坚持真理面前人人平等,不附炎趋势,不迎合当道,不见风使舵。
    (2)坚持科学严谨的态度。对待每个事件的记述,要抱研究的态度,不将就、不凑合、不臆断、不偷懒。
    (3)要有严谨精细,一丝不苟的作风。严谨的语言,来自严谨的工作作风,修志者应处处严肃认真,精益求精,字斟句酌,不失毫厘。在语言表达上,注意语法,修辞,逻辑三者之间的密切关系。在编辑上要把话说得对,说得合乎事实;在语法上,要把话说得通,合乎民众习惯;在修辞上要把话说得明白流畅,不出现错词、错字和语病。要做到这点,应该在三个方面努力:①避免含糊笼统,语义不清的句子。如有的志稿记载:“中共某某县委给22名科技人员平反。”平反是平反,是错打成右派,还是错打成反革命,还是其他冤屈?②记述时注意不要模棱两可,产生歧义。如有的志书这样记载:“具有国民党和共产党双重党籍的人某某,回县组建党组织。”这里是指组建共产党组织还是组建国民党组织呢?③要注意逻辑。有部志书记载:“本县农作物主要害虫有:蝗虫、螟虫、蚜虫以及昆虫。”这里的逻辑关系比较混乱。第一,昆虫不一定都是害虫。第二,昆虫是属概念,蝗虫等是种概念,前者包容后者,不能并列。
    2.怎样做到文风朴实?
    (1)编写志书应以事实为根据,文风要实实在在,记事要实事实说,不能说大话、空话、套话,更不能说假话。例如:不能一讲生产就是“产值扶摇直上”,一讲经营就说“效益突飞猛进”等等,这些就是典型的套话、空话。
    (2)志书叙事也不能太笼统,不能只有空洞的概念性语言,而无具体的事实。如:“解放后,卫生事业不断发展,卫生技术队伍不断壮大,设备逐步完善,医疗卫生技术水平不断提高。”这些语意笼统的话可以不要,最多只说一句:“卫生事业不断发展”,下面应当是卫生工作各方面具体发展的记述。
    (3)要做到文风朴实,还要注意尽量避免采用拟人和夸张的描写手法。如有的志书写人工降雨:“高射炮……共发射600余发37型人工降雨弹,结果龙王乖乖听了人的话,全市普降了透雨。”这里用拟人和夸张的手法想写得生动些,结果反而失去真实性。
    3.怎样做到文风简练?
    文风简练就是要求我们记述志书要像打电报、编辞书那样用词精炼,惜墨如金。为此,我们应该努力做到以下几点:
    (1)删去非记述体语言,包括评论、论证式、总结性语言,教科书式语言,广告性、鉴定性语言,文学描述性语言等。
    (2)删去越境而书、与己无关的内容。《玉林市志》应记述玉林市行政区域以内的事物,断限从事物的发端到2007年。交代背景,反映与本行政区域外的横向对比、联系等,不视为越境而书。
    (3)尽量不用形容词、副词等修饰性成分。如:非常、特别、十分等。
    (4)市志记述要多用陈述句和单句,一般不用疑问句、祈使句、感叹句,便准确对人、事、物进行记述。
    (5)使用规范的现代汉语书面语记述,注意炼词、炼句。①使用书面语,例如一句口头语:“还没有长出翅膀的小蝗虫”,用书面语表达:“未生翼的幼蝗”。意思一样,而后者的字数少了近一半;②注意炼词、炼句:大部分的“了”字可以删去;③还有“本市”、“市内”、“境内”这类词重复太多,只要不引起歧义,一般都可以删去,“全市”这类限定词,可省则省;④人物志中的“他、她”,只要不发生歧义,一般可省略;能合用的词或词组尽量合用;⑤某些可有可无或含糊不清的句子要舍得割弃。如:“在热烈的掌声中,市委领导×××做了重要讲话”。开头的“在热烈的掌声中”纯属废话,应该删去。
    (6)述体中的必要议论适度,不空泛。内容记述不机械重复。交叉记述的事物,从不同角度记述,或此详彼略,或用互见法。
    4.怎样做到行文流畅?
    行文流畅,是指文通意顺,语句连贯,不生造词语,不用晦涩艰深的词语,让人读起来流畅、明白。要做到行文流畅,一般要注意克服以下几种弊端:①用词生僻,或生造词语,使本该通畅的句子令人费解。如把“年代久远”写成“代远年湮”。②文白夹杂,使人读起来疙疙瘩瘩,有碍流畅。如记兴修水利:“一改以往晴旱雨涝之状,可灌溉附近九乡之农田。”编修市志除必要的引用原文外,一律采用现代白话文记述,不能半文半白,不伦不类。③统计数字成篇,但事物发展的过程未记述清楚,也会影响文字的流畅。④量词用得过多,妨碍了文字的流畅。如某地《建置志》中写道:“民国二十八年,全县有3个区、7个镇、37个乡、997个保、9935个甲”。读起来很别扭,如去掉“个”字,“有”字改成“分”字,就流利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