兴业葵阳蓝靛遗址

作者:管理员   | 发布时间:2015-09-10 09:41:00  | 来源:
    兴业县在清朝时期,曾贵为玉林的工业重镇。尤其是蓝靛产业,在乾隆年间便负有盛名,外销量非常大,从城隍大江口经贵县运销广州、香港及南洋等地。民国初年,更是吸引了广东众多客商前来投资建厂,大兴蓝靛产业。单蓝靛产业,兴业每年就收入就超过一百万银元,是兴业的大项收入。
近日,获悉在兴业发现了大批完整的蓝靛染缸和石灰窑,记者当即前往一探究竟。
    
长其塘的蓝靛染缸
    在兴业一中老师龙翔的带领下,记者来到了兴业县葵阳镇铁南村长其塘自然村。醉人的田园风光中,透着乡村的宁静。行走其间,记者感受到一种难得的愉悦。
    村里一条小溪清澈见底,正嬉戏着几个顽童。一排古老的墙脚宣示着村庄的历史。“从用料和建筑风格上可以看得出这些墙脚就是清朝时期的建筑。”龙翔摸着墙脚说道。
    走过一片玉米地之后,眼前的景象立刻让记者惊呆了,一列列,一排排,全是完整的蓝靛染缸。虽然很多染缸上都被村民填泥种上了玉米,但钻进玉米苗其间,还是可以清晰地看到染缸的轮廓。记者数了一下,这些染缸大概有30个,而且基本上都保存完整。这些染缸形状跟以前农家用的大水缸一样,它的中间略大于缸口与缸底,显得很有容量。缸口做得尤为精巧,优美的弧度让缸口完美成形。“原来的深度至少有两米,这是一般染缸的规格。”龙翔说。
    据介绍,这些染缸至今也已有两百年以上的历史,但是站在染缸的边缘,却仍然感受到一种风雨不侵的坚固。“这些染缸的用料是由黄沙、黄糖、鸡蛋清和糯米搅匀后做成的,它非常坚硬。”龙翔介绍。
    据龙翔介绍,按照蓝靛染缸的数量和遗留下来围墙和墙脚的规模,这里应为清朝时期一个规模较大的蓝靛厂。旁边这条小溪以前流量要大得多,由于蓝靛厂需要大量的水,因此一般都会选择在江河旁边建造。
    “离这里800米还有一个蓝靛产地,它的规模也不小,但是已被泥土掩埋。”龙翔介绍,那些蓝靛缸都被埋在地下了,要挖开上面的泥土才能看得到。
    记者翻阅玉林的文史资料了解到,兴业县在清朝中期就大规模种植蓝类植物,并开始对外输出蓝靛。到了民国初期,达到了巅峰时期。玉林蓝靛产业的第三条和第四条运输线路也主要位于兴业县,其中第四条线路为民国初年开通。
    
铁城石灰山的石灰窑
    石灰是制造蓝靛必不可少的材料。当年兴业蓝靛业的发达,自然衍生出了石灰业的兴旺。安东村(原铁城)石灰山自然村便是一个石灰的主产地。文史资料有记载:“清代兴业蓝靛远销广东,种植玉蓝、泡制蓝靛以这里为最优,因此劈石烧灰生意兴隆,务此者云集而来,聚居筑舍成为村庄,叫做石灰山村。”
    走进石灰山,就像走进一个巨大的博物馆。有几百年树龄的古树随处可见。在村中央的一处竹林下,记者见到了一个非常完好的石灰窑,它基本上保留着原貌。据龙翔介绍,兴业县志曾有如此记载:“在县西南二十里今铁城乡属,民元前蓝靛业兴盛,商业颇称发达,附近所产石灰,数量亦颇巨,即集散于此。民元后蓝靛业颓废,石灰滞销(此处石灰最佳,为制造蓝靛所必要)商业因之衰落已不成圩。”根据这些记载,可以推测出这里的石灰窑是在清朝末年所建。
    这个石灰窑的形状就像一朵蘑菇,窑口刚好能站进一人。在窑口处可以看到下面是一个很深的窑池,深度应该有5米左右。在窑底还可以看到散落的灰渣和烧结物,当年的生产痕迹清晰可见。窑壁的外表都是被烧过而板结成一层淡黄的烧结膜。“村里的老人曾说,这个石灰窑在民国初期还在生产石灰。”龙翔介绍说。
    记者走了一圈,发现这里现存的石灰窑共有19个之多,而且都保存得比较完整,这些石灰窑完整地记录了当年石灰生产的繁荣。
    在石灰窑的背后,是一座巨大的石山,山上大石林立,旁边还有几座小山一般的石堆。当地一个村民告诉记者,这些石头都是以前开发时遗留下来的,旁边的这些石堆则是当初开发炸石山时弹飞出来的石渣,日积月累,竟堆成了小山,由此可见当时每天开发的石头数量是多么的惊人。
    兴业县志记载:“村成之圩有万安山圩、石灰山圩、白沙圩、湾山圩、庙屋圩、塘角圩、蓬塘圩等7个,多是早交易,10时许后散圩。”石灰山村现在还遗留有数面墙壁和几间商铺的轮廓。虽然都已残破不堪,但从现在残留下来的石灰山圩的轮廓看,依稀能找到石灰山圩当年的繁华。“由于石灰山圩的石灰质量上乘,价格合理,每到石灰山圩,便是人山人海,交易甚是繁荣。”龙翔表示,兴业县志还有记载:“石灰山所产最佳,从前蓝靛兴盛时代,制造蓝靛所需石灰悉取资于是。所产极盛,获利甚丰。”
    
 兴业蓝靛生产的故事
    兴业蓝靛产业的兴盛吸引了众多外地商人前来投资建厂。在众多的投资商中,有一位来自博白县名叫陆桂轩的老板。其原本贫穷,凭着勤恳苦干,渐渐积蓄甚丰。他看准了兴业的蓝靛产业大有可为,便建造了一条石灰窑,苦心经营,数年后,他的石灰窑增至七个。据传当时时局动荡,兴业县官府为加固城墙和保护城厢街市,决定加筑围墙,因此需要大量石灰。陆桂轩觉得机会来了,传话与官府:“愿赠送所需石灰助成好事!”县官大喜,嘉其乐善好施,并勒令石灰山一带的其他窑主一律歇业,只准陆桂轩专户经营。陆桂轩从此便将石灰山一带的石灰窑全部垄断了下来,日进斗金,一跃成为了兴业的大富翁。
    陆桂轩发迹后,在石灰山圩建立了一个保生庭,投下专粮、专款救济百姓。庭内延请医师专为百姓治病,贫苦乡民可以问诊施药。遇到天灾凶岁,开仓赈济。贫困者死亡可求得丧葬资助,平常时还设茶水亭多处,为过往行人解渴。保生庭因此美名鹊起,时人称赞。保生庭以工代赈,安排周边饥民耕坡种地,大种玉蓝。除了给种地的饥民供给足够的口粮外,保生庭还设点煮粥,供给无劳动能力的老弱残幼,让在石灰山耕种玉蓝的饥民更加安心生产。陆桂轩也借此扩大蓝靛生产,引得广东佛山商人争相前来收购。有力地推动了兴业的蓝靛发展。
    现存的石灰窑和石灰山圩遗址是兴业蓝靛生产的有力证据,保护现存的蓝靛染缸和石灰窑,对研究清末民初时期蓝靛生产很有帮助。